《Erotica:女性情慾之旅》:有没有女性专用的A片?

《Erotica:女性情慾之旅》:有没有女性专用的A片?

  打破职场的玻璃天花板,不仅是OL的奋斗,更是A片产业的挑战!

  这届女性影展的参展片《Erotica:女性情慾之旅》,正是透过一连串的深入访谈与影像资料,呈现了不同行业的女性如何畅谈、抒发自己的性慾。她们是A片导演、色情小说家或硬蕊饶舌歌手,无不身处男性阳刚气质主导的领域,却同样敢于主张、追求女性的性愉悦。

  这部纪录片发表于1997年的北美,其时女权思想已经成熟,足以挑战沙文主义的主场。除了色情电影之外,这部纪录片也採访了各种色情艺术的创作者,并且照样关照其中的女性工作者。毕竟,「性慾」始终是父权社会中根深蒂固的禁忌,标誌着「Male Only」,严厉隔绝女人跨越雷池一步。

  事实上,封存已久的「性慾」是如此神秘、暧昧,以至于女性主义的阵营内部也有过歧见。关于色情电影的风行,便存在着两派对立的看法。一方严厉反对那些充斥强暴戏码的A片,认为这类题材不过助长了男性的性暴力,仅仅把女性视为满足慾望的工具。演出经典色情电影《深喉咙》的女主角,当年也是加入此一阵营,表白自己如何在拍片过程中被压榨。

  然而,这种控诉不免成为另外一种歧视,排挤了特定的性癖好。不该忽略的是,有些人的确享受于担任被动方。《Erotica》中撷取的色情小说段落,更呈现了虐恋(SM)的桥段,而书中的女主角即是「爱上屠夫的女人」。(当然,片中同样关注相反的性癖好,例如有着施虐癖的SM女王。)

  更重要的是,这类反对色情的主张,到头来反而压制了女性对于性自主的追求。为了摆脱父权而隐匿色情,只不过是把头埋进沙子里。相反地,唯有性慾不再是禁忌,女性才有机会获得自身的性满足,摆脱男人在床第上的独裁。《Erotica》正是向我们展示了,男人把持的色情电影、色情小说或裸体摄影,如何在女性艺术家的手里翻出新花样。色情艺术绝非男性作者、观众的独家消遣,也能是她们的游乐场。

《Erotica:女性情慾之旅》:有没有女性专用的A片?

  有趣的是,《Erotica》所挑战的男性A片的名单中,竟也包含法国经典电影--《去年在马伦巴》(L'année dernière à Marienbad)。原来,片中所採访的SM爱好者珍娜,其丈夫正是法国知名作家、《去年在马伦巴》的编剧霍格里耶。想当然耳,珍娜绝不能屈居于丈夫的名声之下,于是电影转而强调珍娜如何暗中成为SM女王,以高超的施虐技巧反将男人一军。片中假想珍娜施虐的那场戏,便故意模仿《去年在马伦巴》的手法,例如庄园场景、雕像特写以及经典的画外音旁白。不过,这种模仿与其说是致敬,不如说是颠覆性的恶搞、谐仿。在慾望横流的《Erotica》中,霍格里耶笔下的唯美爱情片,不由得转化为SM题材的A片。

  在《去年在马伦巴》中,兼任旁白的男主角总是说个不停,以时而哀求、时而进攻的言语勾引女主角,担任这场色诱戏码的主动一方。但在《Erotica》中,男女的地位正好颠倒过来。在此,女方才是开口说话的旁白,握有绝对的话语权。旁白的声音来自珍娜,而受虐的男人不妨就是霍格里耶。知名作家的妻子、地下SM女王,于是以口中的命令与手上的皮鞭调教着丈夫,甚至不许他哀号。我们不禁觉得可笑,因为霍格里耶曾经决定了《去年在马伦巴》的每一句台词,如今却在女王的调教之下被迫缄默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正如《去年在马伦巴》的戏剧张力在于影像与声音的矛盾、冲突,探索身体的《Erotica》倒也出现了「眼」与「口」的对立。《Erotica》作为一部纪录片,确实比任何电影类型都要看重话语。毕竟,一部电影可以全无台词,仅仅用影像说故事;但纪录片必须仰赖大量的口头访谈,而受访者的话语始终是叙事的绝大部分。在电影的开头处,镜头也首先特写受访者的嘴唇动作,暗示了发声器官的重要地位。如此,儘管本片致力于破除男性的宰制视线,但片中的关键要素却不是视觉,而是语言。

  我们还发现,不仅这部纪录片费尽唇舌,片中收录的色情电影也急着说话。我们在片中看到,一名A片女导演便曾经举办一次演讲,为自己的影像作品做出诠释。在此,她必须反击来自男性的批评言论,并且声明自己的作品是不折不扣的艺术。但影像作品本身不会说话,而她必须为自己发声。

《Erotica:女性情慾之旅》:有没有女性专用的A片?

  打从一开始,色情电影就不仅涉及眼睛,更是关于喉咙。

  1972年,《深喉咙》,琳达.拉芙雷斯(Linda Lovelace)在大银幕上将男医生的阴茎放入口中,从此开启了A片的黄金时代。片中,女主角困扰于自己无法达到性高潮,于是上门求助医生。男医生在诊断之后发现,原来女主角的性感带不在于阴蒂或阴道,而是位于喉咙深处。为了完成「治疗」,医生于是当场掏出阴茎,与女主角进行口交。在医生的协助之下,女主角终于体验到久违的性高潮,同时也带给电影观众前所未有的性快感。

  「口交」作为A片的原初主题,毋宁具有重大的意义。可以说,《深喉咙》首先揭示了色情电影的逻辑:女人要嘛无法达到性高潮,要嘛无法开口说话--因为她的口中含着男人的阳具。这就是传统色情电影的精髓:男性,以女性不容置喙的方式,支配了女人的性慾。

  如此,为了夺回身体的自主权,女性的战场不只在于阴部的性感带,还在于声带。唯有跨过雄性喉结的障碍,才能向上抵达双眼,真正完成女性的凝视(Female Gaze)。

电影资讯

《Erotica:女性情慾之旅》(Erotica: A Journey Into Female Sexuality)-Maya Gallus,1997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