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Enough,够了》

中文版

英文版

这本书的内容并不只有投资理财,还讲述了伯格 (John C. Bogle) 的经营观与人生观,让读者在追求财富的时候,能静下心来反省自己的财务目标。伯格说:「如果你知道何谓『够了』,那你很快就会知道你离『够了』有多近。」

我想起平常跟朋友闲聊的时候,偶尔会提到这个问题 ── 你想赚多少钱?这个问题的答案通常是「多多益善」。其实这是个最可悲的答案,因为「多多益善」,所以「永无止尽」。如果富翁是指不依靠任何人,以自己的资本,就能满足自我需求的人,那幺这种人注定无法成为富翁,因为他们的存摺里永远少一块钱,永远为金钱劳碌。

富翁或许没有很多钱 (应该说没有你想像中那幺多),他的生活却过得很富足,因为他明白什幺才是幸福。

但是在贪婪的今天,所有人都在思考要如何轻鬆的赚钱,这个答案非常明显,那就是靠别人的交易行为赚钱的金融业。伯格在书中提到,标準普尔五百指数成份股的所有企业,在 2006 年总共赚进 7,110 亿美元,其中金融业就佔了 30 %。当金融业的获利如此诱人,最顶尖的人才都想进去分杯羹,对经济的长期发展必有负面影响。

从总体经济学的观点来看,影响生产函数 (Production Function) 最重要的两个要素就是资本与劳动力,当顶尖的人才都流向金融业,势必对劳动力要素产生负面影响。除此之外,金融业者为了赚取佣金,通常会鼓励投资人短线交易手中的证券,这种投机风气会使企业经营者将目光集中于短期的股价变动,忽略了企业的价值才是根本。

为了开拓新的获利来源,金融业者开始从事「金融创新」。其实「创新」本身是件好事,如果不是历代祖先发明了许多好用的工具,我们可能还在拿石刀切肉、用骨针缝衣服。但是金融创新却发明出许多複杂难懂的金融工具,没有人知道这些东西到底好不好用,却争先恐后的将资金投入。理由呢?因为它明天很可能会涨啊!

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,这就好像一群赌徒手中拿着未知的赌具,然后跟庄家玩起自己也不清楚规则的游戏。究竟他们在玩什幺游戏?没有人知道!那为什幺要玩这种令人摸不着头绪的游戏呢?因为玩这个游戏很可能会赢钱啊!

这个游戏确实能赢钱,尤其庄家的荷包一定装得满满的,当然里面装的全部都是这群赌徒的钱。

投资界的这股恶习感染了企业经营观,公司主管想的已经不是如何经营企业,而是如何透过数字美化企业的价值。不仅如此,「数字」在我们的生活中越来越重要,就连经济学家都开始钻研计量方法,而不是致力于经济思想的突破。

伯格引述爱因斯坦的名言:「并非所有重要的东西都算得出来,也不是所有算得出来的东西都重要。」这句话说得贴切极了!统计方法确实能帮助我们了解事情的真相,但它也可以为谎言提供强而有力的背书。何况世界上真正有价值的东西,往往无法用数字量化,难道你认为感情、信任、成就……,这些我们盼望得到的东西能计算吗?

影响所及,为了编造美丽的财务数字,主管们只会订下目标,却不管如何达成目标。在这种偏差的企业管理领导下,员工的价值观也会开始改变,放弃了原有的专业、服务、热忱,取而代之的是业绩、利益、冷漠。从主管的角度来看,他确实达到了业绩目标,但是这种服务品质会是客户所期盼的吗?别忘了客户才是决定公司能否生存的关键!

或许我们应该摒弃「企业管理」,开始思考「企业领导」的真意。或许主管跟员工之间的关係,可以不再是上司而下属,而是一群对工作抱持热忱的伙伴。在古代兵书中,杰出的将领绝对不是用特殊手段管理士兵,而是跟士兵们同甘共苦,让士兵们打从心里尊敬这位领袖,对这位将领献上忠诚并服从他的「领导」。

安东尼波顿说过:「如果採行和其他人相同的策略,那就绝对无法创造与众不同的绩效。」这句话虽然是在谈股票投资,但是同样适用于企业经营。当所有企业经营者都在思考如何「管理」,如果採行和其他人相同的思考模式,那就绝对无法创造与众不同的企业。就算管理得再好,终究只是个「还不错」的企业,不会是最顶尖的那个。

本书的最后章节谈起人生观,伯格先生非常讚赏富兰克林 (Benjamin Franklin) 的人格,认为每个人心里都必须存在一把量尺,衡量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道德标準,因为「人格」是再多金钱也买不到的。

他说了一个故事,有只灵缇犬 (一种会在赛狗场上追逐机器兔子的猎狗),因为无法继续上场比赛,面临被安乐死的命运。这条狗无法继续上场比赛的原因,不是因为牠跑不动,也不是认为待遇太差,而是牠发现平常追逐的那只兔子竟然是假的。或许我们应该反省自己正在追逐的,是有意义的真兔子,还是只有利益的假兔子呢?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